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旧文重贴:介子推是个假典型  

2015-03-14 12:42:22|  分类: 读书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介子推是个假典型

    我写了《清明节与介子推无关》,承蒙各家网站转载,我不得不慎重的重翻一些历史典故和资料,以便发现错误及时纠正。

   谁知翻了一些史书之后,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疑问:这介子推可能是个假典型。

   说介子推是个假典型,丝毫没有贬低他的意思。介子推仍然是个好人,一个平凡的能够洁身自好的“士”。只不过后来的统治者和士大夫阶级,为了各自的利益,抓 住介子推不争名利这一点,演绎了好多虚构的故事,并且强加在介子推头上,使他成为调和并协调封建统治皇权和士大夫之间的矛盾的光辉灿烂的典型。

   最早的记录介子推故事的是被孔子等人夸奖为“微言大义”、能为“为尊者讳的《左传》。《左传》是如何介绍介子推的呢?真正提到介子推的就一段话:

   晋侯赏从亡者,介子推不言禄,禄亦不及。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 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为己力乎?下议其罪,上赏其好,上下相蒙,难与处矣!”

   这几句话,就集中反映介子推要离开他们去隐居的原因。下面就是母子两个商议,决心一走了之的话,接着《左传》以极其简练的笔调写道:

       ‘遂隐而死。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以志我过,且旌后人。”

   看看啊,这里没有放火烧山,烧死介子推的说法吧?“隐而死”者,一直隐居到死之谓也,可见其没有被烧死,是好好地隐居到死。

   我们再看介子推割下自己大腿肉给文公吃的是不是事实。

   “左传”唯一提到文公饥饿的是在卫国,其它国家都客客气气,没有让他饿着。这段记载是这样的:

    过卫,卫文公不礼焉。出于五鹿,乞食于野人,野人与之块。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赐也。”稽首受而载之。

   就是说,饿的不行了,只好向野人(乡下人)要点吃的,这些野人不懂事,就给他个土块块。文公气的不行,要打野人,还是他的舅舅子犯调和说,这是吉兆,天赐的(土地),就载于车上走了。

   这里丝毫没有提到介子推,更没有割肉的情节。如果有这样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忠君情节,我想,标榜“微言大义”的左传作者,肯定不会放过,即使它放过了,俺们可爱的孔老夫子也会把它修订进去,而今竟然一字皆无,可见割股献肉之说,皆后人附会耳!
    
   我们再来看看司马迁的《史记》怎麽说。

   《史记》的介绍比《左传》细一些,但是基本是转述《左传》的资料,只是多了“龙蛇之歌”的记载,就是介子推的从人不服,编了个“民谣”挂在宫门口,说文公 对待介子推不公平。文公看了这个东西,懊悔道“此介子推也。吾方忧王室,未图其功。”于是才派人去找,听说他隐居绵山中,“于是文公环绵山中而封之,以为 介推田,号曰介山。”也是“以记吾过,且旌后人,”
  
   关于割肉的说法,《史记》也是一个字没题。以《史记》这样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太史公的洋洋洒洒之巨笔,其铺叙敷演的能力,怎麽能把“割股、烧死介山”这麽重要的情节漏掉呢?可见实乃后人虚构之情节也!

   那麽后人为什麽要费尽心思演义出这麽个虚假的情节呢?这就是封建统治者的政治需要,文人学士渴望做一个明君之忠臣的需要。

   春秋战国时期,孔子学说未能统一天下,这只要看那时候的士可以满世界跑,“良禽择木而栖,名臣择主而士”,并不把对祖国的忠诚当回子事,李斯,白起之流都 以服务他国建功立业为荣。介子推们跟着晋文公流浪受罪19年,不是晋国可爱,值得他们牺牲,而是冲着晋文公这个明主来的。那时候对个人崇拜到割自己的肉来 献,我看就不太符合历史真实。

   秦汉之后,孔孟学说得以盛行,把那个“理”越来越强调到至高无上的位置,尤其在社稷陵替,国家危机的时候,统治者和他们的士大夫,就需要造出“介子推式”那样割股忠臣的典型来,以作为表率,号召人们牺牲自己去保卫皇帝和封建士大夫的国家政权。

   所以关于介子推割股、烧死的传说,就最早出现在东汉末年的蔡邕所著的《琴操》里,这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据蔡邕《琴操》这样记载:“介子推割其腓股以重耳。重耳复国,子推独无所得。推甚怨恨,乃作龙蛇之歌以感之,遂遁入山。文公惊悟迎之,终不肯出。文公令燔山求之,子推遂抱木而烧死。文公令民五月五日不得发火。”

   这样看来,史记、左传还是美化了介子推了!它们都说介子推自己很谦虚,是子推的门人为之叫不平,编的“龙蛇之歌”,人家蔡邕就说是“推甚怨恨”,自己做的“龙蛇之歌”,伪造的痕迹露出马脚来了!

   蔡邕是个老实人,这篇所谓的《琴操》绝对是稍后的人借他的名伪造的,我就怀疑那个野心家曹操,正是他的魏,下了正式命令纪念介子推的,并以功令形式叫民间统一执行(见《荆楚岁时记》)的。

  到魏晋南北朝,谎言越编越离奇,南北朝宋之刘敬叔《异苑》说:

   “介子推逃禄隐迹抱树烧死,文公附木哀嗟,伐而制屐,每怀割股之功,视其屐曰:悲乎足下。”并且说人们后来通信说的某某足下,就是出自这个典故。

   看看,连典故也可以编出来了!

   综上所述,就像关公被演化成忠义的典型一样,好人介子推也被统治者利用演化了一回,这是需要,没有办法的事。

   大凡编造的东西,总要露出马脚。你看关于介子推的记载,不但事实有很大的出入,就是日期也驴唇不对马嘴,有的说是清明前后,有的说说是端午节,这个问题,我已经在其它文章中介绍过,这里不再赘述。

   历史就是历史,它是不容许编造的。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