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再读董健《跬步斋》(4)  

2014-01-15 19:08:53|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读董健《跬步斋》(4)

           ——也谈“大”与“小”

南大文学院老院长董健先生的《跬步斋读思录》是本好书,每一篇对我都有很大启发。但是,如果你要问那一篇文章在感情上最能打动我,我可以告诉你,就是那篇最不起眼的小文章《“大”与“小”》,是悼念我们中文系小公务员刘蔚云先生的。

南大和北大、清华一样,解放后都留下了一批旧时代的小公务员(就是办事员的意思)。和我们后来分配来的各种办事员不同,他们那些人都是经过特殊的办 事职业训练的,知道自己只是教学科研的配角,绝不会有“羡慕嫉妒恨”那种不平。这些人也许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也谈不上什么胸怀大志,更与“治国齐家平天 下”搭不上边。他们的一生都是与“小”字纠缠不清,小人物,小办事员,小老百姓......即使干到七老八十,胡子拉碴了,谈到工资待遇,在办事员前面依 然去不掉那个刀刻斧剁般的“小”字。但是,他们甘愿做那些不起眼但又必须有人去做的各种小事,“虽一管笔,一张纸,一只信封,一盒大头针,必使其搁置有序,各尽其用。”他们办事“一丝不苟,井井有条,急人所需,与人方便,任劳任怨,数十年如一日。”(见董健先生原文)学生离不开他,系主任、校长离不开他,教授学者也离不开他,真是小到潜移默化、细微无声、如影随形。刘蔚云先生就是这样小办事员的最杰出的代表。

因此,数十年来,很多接触不多的教授名字都记不得了,而刘蔚云三个字却牢牢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记得他的字写得很好,毛笔字有魏碑化出来的那种厚重风格,与他的人一样“一丝不苟”。大概1984年吧?他给我寄了一份材料,材料里面夹了一封短信,一打开,那个一丝不苟、勤勤恳恳的刘蔚云就如站在对面一样——

 

再读董健《跬步斋》(4) - yuge224 - yuge224的博客
 

写这封信的时候,老刘已经八十岁了,还在继续做小公务员的琐碎的事情,丝毫不嫌烦。你看他回忆过去和我们在一起的学习与战斗生活,是多么一往情深啊。

我这文章副标题虽然叫“也谈”大与小,但是董健先生在悼念文章里,实际上已经把大与小的辩证关系说得够完整充分了。我不打算在这里多说什么了。我唯一要说的,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环境,大,是到处都是;小,却太少太少。

这个所谓少,不是说的只是数量,而是指的对“小”的重视。包括“小”们自己对自己的重视。

我们可以叫飞船登上月亮,却做不好“小小”的螺丝刀。

我们只看到教授高工整天在媒体叫唤,却听不到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谈谈怎么车、刨、削。所以很多产品设计是没问题的,而质量却不敢恭维。一只用全进口 的组件组装的手表,绝对不如人家整机进口的好,那就是我们那些“小”技工不如人。工资不如人,技术不如人,装配的东西当然不如人。

再比如“大”城市,大厦,大马路,大广场,大旅游,大文化,大战略......壮观不?可是没有重视那些不可或缺的无数的“小”,稍微下几天雨,就是百年不遇的啥灾害了!为啥?没有搞好那些不起眼的“小”排水道啊。

我们不缺大,就缺小,缺少对小的重视。

君不见,连个街道的小组长,张口闭口都是“战略长战略短”的,很少有人愿意做那些小到引不起注意的“战术”小事、小问题、小技术、小人物。

时代应该重新呼唤刘蔚云那样的小人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