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红楼杂谈(34):最具哲学家气味的奴才——小红  

2013-05-20 13:39:46|  分类: 红楼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杂谈(34):最具哲学家气味的奴才——小红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写了许多个性鲜明的丫头,如袭人、晴雯等等,个个光彩照人,但是对于一个三等奴才的丫头,却用三章专门浓墨重彩的进行描绘,除了小红之外,还没有第二个。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不但因为她也姓林,名字中也带了个“玉”字,从而勾起了王熙凤一句“讨人嫌的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把王氏系统仇恨黛玉的心结活灵活现的脱口表达出来;也不仅仅是她和其余那些丫头一样天生的要往上巴结——

原 来这小红本姓林,小名红玉,只因“玉”字犯了林黛玉、宝玉,便都把这个字隐起来,便都叫他“小红”。原是荣国府中世代的旧仆,他父母现在收管各处 房田事务。这红玉年方十六岁,因分人在大观园的时节,把他便分在怡红院中,倒也清幽雅静。不想后来命人进来居住,偏生这一所儿又被宝玉占了。这红玉虽然是 个不谙事的丫头,却因他有三分容貌,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往上攀高,每每的要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只是宝玉身边一干人,都是伶牙利爪的,那里插的下手去。 (第24回)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用流行语来说,就是“大家都要活”,不容易啊。问题不在这里,而在于她一边挣扎,一边还保持着只有上层精英们才可能有的那份清醒,那份冷静,那份哲学家般的睿智,请看小红在丫头们争风吃醋中打了败仗后的那段话——

佳 蕙点头想了一会,道:“可也怨不得,这个地方难站。就象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说跟着伏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如今身上好了,各处还完了 愿,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我们算年纪小,上不去,我也不抱怨;像你怎么也不算在里头?我心里就不服。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 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拼不得。可气晴雯、绮霰他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仗着老子娘的脸面,众人倒捧着他去。 你说可气不可气?”红玉道:“也不犯着气他们。俗语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 还管谁呢?”这两句话不觉感动了佳蕙的心肠,由不得眼睛红了,又不好意思好端端的哭,只得勉强笑道:“你这话说的却是。昨儿宝玉还说,明儿怎么样收拾房 子,怎么样做衣裳,倒象有几百年的熬煎。”(第26回)

“千里搭长篷,没有不散的筵席。”“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这种对人生世故洞若观火的哲学语言,对大观园的人肉盛宴迟早要“飞鸟投林”般散伙 的预见,除了绝顶聪明的秦可卿之外,贾府的奴才之内,还有谁能说得出、见得到呢?因此小红采取的哲学手段,一边看准自己的尽可能好的归宿,找了与贾府有亲 戚关系但又不是贾府直系的贾芸——不管怎麽说也是“主子”,而大厦将倾之时或可完卵——你不得不佩服这小丫头那份清醒。

她不会像焦大那样死一般忠诚,敢于直谏主子们最见不得人的丑事——“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养小叔子”,最终落得被捆了起来,嘴里塞了一嘴的马粪了事。

她也不会像晴雯那样死心眼儿,将心里对贾宝玉的爱恋深深地埋藏起来,企图做个仁人君子,正正规规地给宝玉服侍一辈子,最后还是白白地落得一个勾引宝玉的“狐狸精”的罪名,屈死在冰冷的板床上。

她更不会像袭人那样“先下手为强”,和宝玉先行苟合,然后半主半奴地无限忠诚着,最后却嫁给一个戏子。

不!小红很聪敏地“不见好就收”,立即另做打算,把对贾宝玉的痴情斩钉截铁般转换到假二爷贾芸身上,演绎了一场很有意思的儿女私情。她这种冰雪般的见地, 就很得贾府实际主宰王熙凤的赏识,从而一下子鱼跳龙门,“飞到了高枝上”,成了王熙凤的得意奴才,再不用看晴雯、秋纹、碧痕等的脸色了。

小红的这种生存智慧,乃是冰山将倒时所有普通奴才们的共同选择,小红之“伟大”,只不过不像那些家伙冷漠地面对主子即将完蛋而拼命帮着挖墙脚,甚至挖到可 以为儿子买个县令当当,这是小红不屑为的。她是具有精英们特有哲学气质的那种人,她可以一边清醒地面对冰山日渐融化,一边没事人一般仍旧照常装出忠心耿耿 的样子,而实际上早已经悄悄地为“各干各的”做了思想上和人事上的准备了。

小红的这些智慧从哪里来?她是从贾府严密的等级制所造成的矛盾融化贯通来的。也是第24回,因为晴雯等大丫头不在,小红瞅机会为宝玉倒了碗茶,可巧被秋纹、碧痕碰见了——

便 心中大不自在。只得预备下洗澡之物,待宝玉脱了衣裳,二人便带上门出来,。。。。。。走到那边房内便找小红,问他方才在屋里说什么。小红道:“我 何曾在屋里的?只因我的手帕子不见了,往后头找手帕子去。不想二爷要茶吃,叫姐姐们一个没有,是我进去了,才倒了茶,姐姐们便来了。”秋纹听了,兜脸啐了 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 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碧痕道:“明儿我说给他们,凡要茶要水送东送西的事,咱们都别动,只叫他去便是了。”秋纹道:“这么说,不如我们散了,单 让他在这屋里呢。”

你看滑稽不?都是奴才,服务也是分等级的,谁破坏了这个等级,就得被同为阶级姐妹的其它奴才所嫉恨,连为主子倒一碗茶也得分清等级层次。曹雪芹在《红楼 梦》里不厌其烦地写了很多类似的奴才们因等级制引起的你死我活的矛盾,比如芳官、小燕她们干妈那样的低级婆子就不能跨入女儿在那儿服务的怡红院的大门,不 小心溜进去了,就得被丫头们撵出去,等等,等等。我们现在年轻人看了好笑,哪有女儿去得的地方,母亲却不能去的?这不是反了么?呵呵,不奇怪,要不咋叫封 建社会呢?

这种因等级制而引起的奴才们的窝里斗,正是封建社会一大特色,也是封建社会统治阶级维持稳定的根本措施,这就叫做“礼”,违反了这个等级,就是无“礼”,那是绝不客气的。

但是,等级制带来稳定,也会破坏稳定,套用一句时髦话就是等级制也是“双刃剑”。大观园里那些诟谇谣诼、蜚短流长、大风大浪,无不与这个等级有关,以至于 演出自我抄家的丑事,弄得最具远见的探春急火攻心、泪流满面说出了那一段惊天动地的话来:“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 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双刃剑之厉害唯有探春一语破的矣。大家都想往上爬那个等级,又没有正常的令人信 服的渠道,只好明争暗斗,互相倾轧,把内部斗争弄到你死我活,难怪黛玉要慨叹“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了!

而小红以一个三等丫鬟,却能对此洞若观火,懂得保护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你能怪曹雪芹对她另眼相看么?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