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我所知道的南通与南通人  

2012-07-28 15:5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知道的南通与南通人

黄丝这一辈子与南通有缘,不但夫人是南通人,女儿女婿和外孙都在南通市工作、学习。改革开放之后,几任南通市的市长、市委书记都是我的同学和校友,他们在那里都有所建树。

南通人性格平和,谦虚礼让,很有点君子的味道。记得文革中各地武斗最厉害的时候,我去南通市玩,从轮船码头到市区,到处井井有条,没有看见一个吵架斗殴的。在公共汽车站,人们规规矩矩的排着队,没有人插队,没有人大声说话。街道两边的商店依然顾客云集,生意意外的好。黄丝惊讶自己真的进入了君子国了。

我夫人的家在友谊桥宋家巷。她们家以前是那里的一个大家族,整个宋家巷那一片地方都是她们祖上留下来的。我去的时候,那里还保留着大片的老房子,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房子木质结构较多,四周的墙壁大多是可以活动的门板,推开来就是门和窗户,采光性能很强。但是正像《红楼梦》里说的,家大业大,支派繁盛,各房穷富不同,我岳父家那一支就是算穷人了,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家直到六十年代依然有五间瓦房和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长着几棵无花果树,在当时来说,就算不错的了。

岳父母属于小手工业者,做裁缝,做皮鞋维持生活,养大了我夫人姐妹兄弟五个。1956年公私合营,岳父母变成了南通床单厂的工人,一直到退休。他们工资都很低,大概30来块钱,要供养五个孩子,生活比较艰难。但我岳父性格平和乐观,我经常看到他一边干家务,一边哼哼“小铁梅.......”啥的,好像活得有滋有味的。正因为他们很乐观,没有大的期待,也就没有什么抱怨,对国家民族都很感恩,所以活得长久,我岳父活到96岁,无疾而终,我岳母也活到90多岁。

五个子女里面,大姐是教师,二姐和五妹是工人,弟弟是电视台高级工程师,唯有我夫人是真正的名牌本科毕业。他们都很平和善良,继承了父母的乐观满足的性格。记得在大学时代,我和夫人谈了一年多恋爱,有一次我问她,你是团员不?她很轻很轻声的说,我是党员。这把我吃了一惊,就她那个老实巴交的样子,还党员?那时候全校五千多学生,几年也发展不了一个党员,会轮到她?她看我惊讶的样子,笑笑说:“告诉你啊,我可是铁杆保皇派啊!”几乎把我笑倒,老实得几乎成了疙瘩,还保皇派?还是“铁杆”的?

你不信?她说,很较真的样子:大字报还贴在我宿舍门口呢。我一听,来了兴趣了,揭发咱夫人的大字报,俺能不关心么?

找到八舍,那是一栋比我们农村小镇还要大的女生宿舍。在二楼转角处一间宿舍门口,果然有一张大字报,旧报纸写的,大标题骇然在目:“揭开铁杆老保宋某某的画皮!”,我的个天,不但“铁杆”,居然还有一张“画皮”!什么画皮呢?大字报说,当年物理系总支找到她,叫她填写入党申请书,就是说要正式发展她入党了。这个老实人并不有一点惊喜受宠若惊的样子,却说出了叫支部书记大吃一惊的话来:“我暂时不入。”为什么?书记莫名其妙。她说,我自己感到不够一个党员的条件,再让我锻炼几年,组织多考验考验吧。书记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党员有两种,有领导干部,有普通党员,能把自己工作做好,严格要求自己,树立群众榜样就行了。你现在的条件已经合格,组织上都讨论过了。如此等等,她才拿过那张表格,填了交上去了。就因为这个,大字报就说她不想入党,是物理系总支把她“强行拉入党内”了!

我不觉哑然失笑。这那是揭发啊?这是表扬啊!我知道,她平时老实巴交。虽然是团委委员,校排球队政委,用她自己的话说,“那不就是给运动员端茶倒水么?”从来不得罪人的。大字报用意在于揭发物理系当权派,并非要打倒她这个小萝卜头。那是真正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我回过头来,对默默地站在我背后的夫人说:看来,我没有看错人啊,我就找定了你这个“铁杆老保”了。

再后来,我被冤枉了,下放到一个劳改农场改造。那时候,她在一个军事科研单位,作为党代表大会的知识分子代表,算是又红又专了,同学都关心她,劝她和我划清界限,她不服,就把我以前发表的文章,写给她的信,都交给单位领导,说:你们看看,他是反革命么?我就是不相信!幸好那位老领导是个老红军,经历过延安整风、反右一系列运动,他看了材料后告诉我爱人:你要对他好好的,他可能被冤枉了。

那一年冬天特别冷,大雪纷飞之中,她下了火车,乘汽车,下了汽车走小路,冒着大雪,踩着一尺深的积雪,跋涉到我住的、远离村庄的茅草小屋,20多里的路啊。当她推开小屋的柴门时,真的叫我大吃一惊啊,头发、衣服上都是积雪,简直就是一个雪人啊.......

再后来,我平反了。南京大学校长徐福基给送平反通知书的人说,你悄悄地给黄丝说,要坚持,我一定想办法把他调回南京大学。可是呢,我爱人单位在我还没有完全平反的时候,已经发来调令,我考虑到家庭团圆,更考虑到她们单位那位老领导对我的“患难知己”,我不管什么大西北不毛之地啥的了,就放弃了回南大的那次机会,到陕西西安报道了。

在网上看到这几天关于南通的报道,我在心里说啊,南通啊,那是出好人的地方。那个光着膀子还笑嘻嘻面对群众的市长,我太钦佩他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