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唐诗宋词的魅力在哪儿?  

2012-06-14 01:1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诗宋词的魅力在哪儿?

在中国,凡是稍通文墨的人,没有不喜欢唐诗宋词的。

不管你是科学家,文人,抑或农工商贸之流,甚至日理万机的政客,奔波谋生之余,觥筹交错之时,云淡风轻之野,月明星稀之夜,触景生情,心摇魄动,均可以吟 出一两句对景的唐诗宋词来。在下虽然愚钝,每遇尘世繁剧、心烦气躁之事,夜来辗转反侧,只要翻开枕边古人诗词一册,读它几首,亦可气娴心定,陶然入梦矣!

俺要《在心灵里建立起一座唐诗公园》,良有已也。

但是,究竟是什麽东西令唐诗宋词有这麽大的勾魂摄魄的力量呢?

是人性!是唐诗宋词反映的人性对自由的天然的渴望,对真、善、美的向往;是人们厌倦了俗世尔虞我诈,对回归自然的憧憬。

宋朝郭熙在他的画论《林泉高致》中说:“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 亲也。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呵呵,这个“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真是一语中的,人们谁不喜欢自由,谁喜欢那个禁锢人身和思想自由的“尘嚣缰 锁”?

郭熙在这里虽是论画,但中国传统文化诗、书、画本属一体,用之于整个文学艺术,也是非常恰当的。因此书写性灵,讴歌人类对自由、自然、平等、仁爱的渴望,就是文学艺术,也是唐诗宋词之属永不退色的主题。

不信?你翻开唐诗宋词看看,尤其是词,大概三分之二是抒写性灵的。而且也只有那些描写人性的向往,抒发对自由的渴望的才是传颂千古的名篇,李白的一句“安 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煜的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打动过千古多少凡夫俗子、仁人志士的心啊!

郭熙的“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之说,真真是所言不虚啊。

就说说李白吧,后人叫他是自由主义诗人,也有说他是浪漫主义的。什麽浪漫主义?不让他想入非非,关他在监狱了,还浪漫得起来麽?所谓浪漫主义,不过是“自 由主义”的一个饰词而已。他的那些追求个性解放,讴歌清风明月的浪漫主义诗歌,大家耳熟能详了,咱且不一一举例,咱就举这首著名的: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呵呵,俺要说这首诗是歌颂自由的,你相信麽?是呀,这里没有提到一个“自由”的字眼,怎麽是歌颂“自由”呢?你知道不?这是李白怀着爱国之心,要与安禄山 斗一斗的,谁知错投永王李粼,事后被定罪流放夜郎,中途遇赦,乘船直下江陵,那种重获自由的心情,还用提吗?因此“白帝彩云”、“猿声不住”、“千里一 日”、“轻舟已过”云云,无非表达诗人重获自由之心情、意象耳!

看似写景叙事的,实则“自由隐在意象”里。人们在欣赏它的明丽、轻快的意境的同时,不自觉地感受到自由的可爱。这就是我们喜欢这首诗的根本原因,连政治家也不能免俗,呵呵。

俺说政治家也不能免俗,大家有点不信了!其实政治家也是人,是人,就喜欢自由、自然,喜欢美,除了在政坛上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外,回到家中,回到个人的天地,那人性的另外一面就掩盖不住了。

小时候俺读唐诗宋词,就遇到一种奇怪的现象。有些诗人词家,同时又是政治家、理学家,他在自己诗词里表现出来的东西,和他的演说呀,论文呀,就是面对政治的那一面,竟是那样的截然不同。

比如欧阳修吧,看他的论文,那真是道貌岸然,守着那个“理”纹丝不动。这个呢,俺就不用举例,唐宋八大家文选里多的是,不信的可去翻开看一看。可是呢,当 你翻开他的六一词,我的个乖乖,那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实实在在的普通人!喝酒啊,倘佯山水啊,呼朋邀友啊,甚至游戏歌伎啊,无一不是行 家。请看《采桑子》

群芳过后西湖好,狼藉残红。飞絮蒙蒙,垂柳栏杆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拢,双燕归来细雨中。

会玩不?呵呵,看他多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他还没玩够呢。再看《诉衷情》

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严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原以为道学家应当是泰山倾而面不改色,那个气度,凛凛然不可侵犯,想不到他还会写这麽体贴入微的“爱情”诗,而且就是美人儿“拟歌先敛,欲笑还颦”这麽点点子事,就要弄到他“断人肠”了,人性的“不太革命”的“软弱一面”暴露无遗,而道学家的假面具也扔到爪哇国去了。

这就是那个“方方正正”的欧阳修麽?

不过,说实在的,俺倒是更喜欢六一词里的欧阳修。

再看北宋那个理学家著名的二程之一的程颢:

云淡风轻近午天,
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
将谓偷闲学少年!

呵呵,这麽一个将理学当作生命的道学家,他也要到外边去“傍花随柳”,寻找心灵的释放,还说害怕人家误解了他,以为他学小孩子贪玩呢,其实,他心中真正渴望的就是追回“少年”时代儿童的那份天真。理学家也有喜欢自由,喜欢天真,喜欢大自然的一面呢!


如若不信,再看南宋理学之集大成者朱熹的《春日》:

   胜日寻芳泗水滨,
   无边光景一时新。
   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
    
看看,理学家们都喜欢美丽的春天呢!这个在《四书》上花了几乎一辈子功夫的道学家,和程颢一样,偶尔也要到外边去“寻芳”,那大自然的“万紫千红”,照样打动他那“静若止水”的心,有一种回归自然的天然的欲望,人性难灭啊!

呵呵,也许因为这首诗反映了朱熹的人性的另一面,不太符合“存天理,灭人欲”的伟大形象,所以后来的理学家在编《宋诗别裁》的时候,就把这首好诗落选了,反而选了朱熹的另外几首枯燥无味的诗。



连欧阳修、程颢、朱熹这样的正统道学家,都在诗词里悄悄地放下了身段,解放了隐藏着的渴望自由与美的活生生的人性,其他诗人词家还用多说吗?

总的来说,诗词,我这里主要讲的是古典诗词,个人色彩最为浓厚,除了那些专门写给皇帝或者别人看的,大多数属于诗人自己的个人心灵倾诉,这就注定了诗词感 情上的真实性,在严酷的封建专制统治的磐石下,流露出对渴望自由的人性的光辉。如果李煜那些词,不是私下真实感情的流露,而是写给宋太宗看的,他就绝对写 不出那样千古流传的“李煜词”来,也不会直到现在还感动千千万万个李煜的粉丝们!

因此,唐诗宋词是我国传统文化中最具有自由民主色彩的部分,也是最为精华的部分。这就是唐诗宋词的魅力所在,这就是我们为什麽喜欢唐诗宋词的主要原因。

可以预见:随着市场经济的竞争不断升级,资本扩张对自然生态的破坏愈来愈激烈,而过分的竞争也使人们的精神和心灵受到挤压,人们就会更加怀念人与自然的和谐,怀念唐诗宋词中人的心境和自然相通的一幅幅和谐的画面。人们更加需要唐诗宋词,竞争愈激烈,唐诗宋词就愈吃香。不信?你去看看,哪怕是最不济的小论坛,现在都要弄个诗词栏目,新的市民阶层也需要心灵慰藉啊。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