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红楼杂谈(32):三生石上旧精魂  

2012-05-14 02:2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杂谈(32):三生石上旧精魂

在文学里,几乎所有伟大的惊心动魄的爱情都是“一见钟情”的。为什么会“一见钟情”?这是许多作家描写和探索的问题,曹雪芹也不例外。

根 据现代科学研究,据说人的脑袋里有“镜子细胞”,这些镜子细胞映射对方身体的时候,立刻产生好印象,于是就引起“一见钟情”了。实际上,这种说法看上去好 像很科学,其实只不过是对客观存在的一种描述,没有揭示出令人信服的深层次的根本原因。现代科学大致如此,满足于发现,对复杂的精神现象也企图用客观的科 学语言来描述,往往是做了同义往复的工作。所以我们从事精神领域的探索工作的作家们,依然按照自己不同的理解,继续在描写和探索人类男女以及知心好友“一 见钟情”这个震撼人心的现象。

在《红楼梦》第三回里,曹雪芹描写黛玉和宝玉第一次见面时那种内心不约而同的“一动”,很有代表性:

一 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宝玉来了!”黛玉心中正疑惑着:“这个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心中 想着,忽见丫鬟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 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 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黛玉一见,便大吃一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这是黛玉见宝玉,“便大吃一惊”,心下想到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般,那是何等眼熟啊!我们再看看宝玉见黛玉的情景:

贾 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姊妹,便料定是林姑妈之女,忙来作揖。厮见毕归坐,细看形容,与众各别:两弯 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 胜三分。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 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你看,两个人的感受是何等相同!用现代语言来说就是“心灵撞击出火花”,就是“放电” 了。情人眼中出西施,无论双方美丑,在初见的那一刻,都能爆发出“似曾相识”的火花,将两个人的心一下子拉近了。只要是有过梦幻一般的初恋经历的人,都会 有过这种刻骨铭心的“电击”感觉,这种感觉如此之深,以至于即使你和另外一个人结了婚,有了孩子,也永远难以忘怀,难以磨灭。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没有答案,那是不可知的。正因为没有答案,正因为不可知,才引起了千百年来无数作家不知疲倦的探索,激起了他们的创作冲动,才有了无数令我们读之不厌的爱情故事。一旦什么都找出了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的铁定的科学答案,作家和读者都会了然无趣,探索和阅读的情趣也就没了。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也曾做了一些探索,尽管连他自己对这种探索也难以完全相信,但是他还是企图找出黛玉、宝玉“一见钟情”的根源来。此中一个解说,便是“三生石上”,也就是接受佛教关于“今生、前生、来生”三生说法,说明人的姻缘是前生约定的。

比 如《红楼梦》第一回就交代,黛玉前生是西方灵河岸上一株“绛珠小草”,得到宝玉的前生神瑛侍者甘露灌溉,“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 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 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这里提到的三生石上,取材于唐朝袁郊的《甘泽谣》中 《园观》,为了使大家窥见全豹,也为了保存资料,不妨全文转载于下:

圓觀
圓觀者,大厯末,雒陽惠林寺僧。能事田園,富有粟 帛。梵學之外,音律大通,時人以富僧為名而莫知所自也。李諫議源,公卿之子,當天寳之際,以逰宴飲酒為務。父憕居守,陷於賊中,乃脱粟布衣,止於惠林寺, 悉將家業為寺公財。寺人日給一器食一杯飲而已。不置僕,使斷其聞知,唯與圓觀為忘言交,促膝靜話,自旦及昏。時人以清濁不倫,頗生譏誚,如此三十年。

二 公一旦約遊蜀川,抵青城、峨眉,同訪道求藥。圓觀欲游長安,岀斜谷。李公欲上荆州,三峽。爭此兩途,半年未决。李公曰“吾已絶世事,豈取途兩京。”圓觀曰 “行固不繇人,請岀三峽而去。”遂自荆江上峽,行次南浦,維舟山下,見婦人數人,錦襠負甖而汲。圓觀望見,泣下曰“某不欲至此,恐見其婦人也。”李公驚 問。曰“自上峽来此,徒不少,何獨恐此數人?”圓觀曰“其中孕婦姓王者,是某託身之所,逾三載尚未娩懐,以某未來之故也。今既見矣。即命有所歸釋氏,所謂 循環也。”謂公曰“請假以符咒,遣其速生,少駐行舟,葬某山下。浴兒三日,公當訪臨■〈艹石〉,相顧一笑,即某認公也。更後十二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 外,與公相見之期。”李公遂悔此行,為之一慟。遂召婦人,告以方書,其婦人喜躍還家,頃之,親族畢至,以枯魚獻於水濵,李公徃為授朱字符。圓觀具湯沐,新 其衣裝,是夕圓觀亡而孕婦産矣。李公三日徃觀新兒,襁褓就明,果致一笑。李公泣下,具告於王,王乃多岀家財,葬圓觀。明日李公囘棹,言歸惠林。詢問觀家, 方知有治命。

後十二年秋八月,直指餘杭,赴其所約。時天竺寺,山雨初晴,月色滿川,無處尋訪。忽聞葛洪川畔,有牧豎歌竹枝詞者,乘牛叩 角,雙髻短衣,俄至寺前,乃觀也。李公就謁曰“觀公健否?”却問李公,曰“真信士與公殊途,慎勿相近,俗縁未盡,但願勤修不墮,即遂相見。”李公以無由叙 話,望之潸然。圓觀又唱竹枝,步步前去,山長水逺,尚聞歌聲詞切韻髙,莫知所詣。初到寺前,歌曰“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慙愧情人逺相訪,此身 雖異性常存。”寺前又歌曰“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縁恐斷腸。吳越山川逰已遍,卻囘煙棹上瞿塘。”

後三年,李公拜諫議大夫。一年亡。


这 就是在古典诗词和小说里屡屡出现的“三生石上”的全文,它之影响这么大,就是它给出了人生、爱情、知己、友谊、姻缘一种极富于想象力的解释,使得每一位读 过它的读者,都会产生说不出的感应情愫,那种生命“何所从来”的探索,将会打动每一位读者的心房,不管你是无神论者还是有神论者,因为对生命来源的探索和 友谊的渴望,任何人都是共同的。

《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只有十三四岁,正处于性朦胧阶段,他对任何漂亮的女性都曾动过念头,看见宝钗的玉臂 也会想入非非,但是那些只不过是皮相之爱,就像任何一个男性见到美女都要回头一样,没有什么奇怪。而最终,他还是从“龄倌划蔷”得到启发,“识分定情悟梨 香院”,知道真的感情每人只有一份,而那一份就是命里注定的缘分。

这就是曹雪芹对一见钟情姻缘的解释了,虽然朦朦胧胧,说服不了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但是每个人都会“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因此,这种朦胧的解释就具有磁石般的力量,使得人们在朦朦胧胧中获得某种暗示,将一颗无处安放的忐忑的心寄托于安慰的梦里: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难道你读这首偈语心下没有触动么?这就够了,人生不是什么都能找到现存答案的,让作家们继续保留他的想象力,去作永恒的探索吧。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