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杨朱学派:从“民本”到“人本”  

2012-05-13 10:3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朱学派:从“民本”到“人本”
  
  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是我国文化思想领域最为辉煌的时代。根据孟子所说,那时候最为流行的其 实就两大派,即主张“贵己、为我”的杨朱学派和主张“兼爱”的墨子学派,他们几乎垄断了当时的思想文化领域,非墨即杨,孔子的学术地位并不高。令人奇怪的 是,后来杨朱学派在历史上却神秘的消失了,留给我们后人的仅仅就是孟子归纳的那句话:““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于是,杨子就成为自私自利 的代名词。我们那一代人,老师教给我们的,书上读到的,大抵如此。
  
  其实,我们都错了。杨子,即杨朱,可以说是我国空前绝后的大思 想家,即使比起两千余年后的西方的那些伟大的民主启蒙学者,也毫不逊色。他实际上在历史上第一次提出尊重个人权益的思想,把老子、孔子的“民本”思想发展 为“人本”思想。民本和人本,一字之差,其思想的科学高度,相差何止千百万里。
  
  一,老子、孔子、孟子都主张“民本”
  
   老子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即使法家、儒家的一些重要统治思想,也是从老子那里演化来的。比如老子说“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 治,以其智多。”到孔子那里就成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成了千百年来统治者愚民的主要理论根据。而到了法家那里简直就是禁锢、奴役、愚弄、驱使老 百姓的“统治艺术”——就是一个最为明显的例子。
  
  其实老子所谓的“愚”,主要是朴实的意思。他针对的是当时那些流串于诸侯之间, 为了个人名利地位,今天劝这个诸侯打那个诸侯,明天鼓动那个诸侯打这个诸侯,他们用以鼓动、劝说诸侯纷争以便自己立身扬名的那些计谋、智慧,在老子看来, 是世界不得安宁的重要根源。如果诸侯们都重视、重用这些人,无异于号召臣民都学习这些歪理邪说,天下还不大乱?所以老子对天子、诸侯们喊话说,不要让老百 姓学那些智谋了,每一个人都懂那一套权谋,你想安定都不可能,哪里还能治理好国家?
  
  由于《老子》是哲学语言,含蓄而简练,因此儒家和法家都会从那里抽取一两句话,修正、发展成为自己的东西,而把老子的学说核心的“无为”思想丢在一边。而孔子也把他的老师老子的教导抛弃到九霄云外,一辈子奔忙在求官谋权的旅途上,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直至叹麟而终。
  
   老子《道德经》五千言,一言以蔽之,就两个字:无为。什么叫无为?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不折腾”,不要好大喜功,大建大拆啊,发动战争啊,豪华气派争面 子啊,都不要搞,让老百姓安安稳稳过太平日子。这就是老子的民本思想,统治者要爱民,惜民,得民心者得天下,民为邦本,是为“民本”。
  
  孔子呢,也是如此,再三给诸侯讲王道,希望他们知道民为邦本的道理。孟子更不必说,那个著名的“民贵君轻”的振聋发聩的呼喊,曾经惹得明太祖朱元璋把他拉出学宫。
  
      但是,无论孔孟抑或是老子,他们的所谓民本思想,说到底,都是站在统治阶级立场上讲的。他们共同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太平盛世,一个王道乐土,一个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和谐共处的理想王国。
  
  所以,在他们的著作里,语录中,很少提到具体的个人权益。即使孟子那样的民贵君轻的倡导者,君子之道(不是人道啊)也仅仅是具有怜悯之心,对弱者的同情心和爱心。读了儒家经典《礼记》就知道,那个等级森严啊,作为个体的人的尊严、平等、自由连边都不沾。
  
   在他们的话语体系里,民,就是现代所说的政治词汇“人民”。同人民一样,民,也很容易被精英们代表,成为否定一个个具体的活生生的人的权益的招牌和陷 阱。任何一个和统治阶级精英们争取权益的个人,在利用统治阶级话语体系争辩、斗争的时候,都会遇到义正词严的一句反驳:就你一个人就能代表人民?
  
   是的,无论老子还是孔孟,他们所谓的民,仅仅是一个整体,一个概念,一顶随时可以取下来、戴上去的华丽的帽子。当这些具体的“民”为自己的权益和统治精 英的利益发生矛盾的时候,华丽的帽子就要取下来,重新戴上一顶早就预制好的钢铁帽子:乱臣贼子。孟子式的怜悯之心会消失得干干净净,代之以“秋风扫落叶” 般的冷酷无情。
  
  所以,“民本”实际上是“官本”,“诸侯本”。期望民本思想给一个个具体的人带来幸福和权益,那是望梅止渴,乌有之乡。这,不是被我们两千年历史早已证明了吗?
  
  二,杨朱的“人本”思想
  
  杨子学说的大部分内容早已经淹没,留在各种文化典籍里的只言寸语,几乎都被当成反面教材。因此想系统分析杨子的思想是不可能的。于今只能在“历史的缝隙里”寻找,难啊。
  
  那天偶然翻看《列子》,却看到它的第七章几乎都是谈杨朱学说的,而且,这一章的篇名就叫做《杨朱》。
  
  仔细研究了好几天,终于发现了杨子学说的一个重大特点:它几乎不用“民”这个概念,即使要谈群体人的利益,也不用“人民”和“民”,而是用“人人”,就是每一个人的意思。这实际上从概念上将杨子的人本思想和孔孟的民本思想划清了界限。
  
  杨子甚至具体关注每一个个体人的身体健康,教他们如何养生,如何面对生死,如何面对婚姻,如何活得健康快乐。
  
   他主张抛弃统治阶级那一套伦理、道德、情操,自己做自己的主人。他举例说,伯夷并非没有个人欲望,但是他太拘束于所谓的操守那一套了,所以只能活活饿 死。结论是:“可在乐生,可在逸生。”应当把身心从礼教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不要像伯夷那样给自己套上无形精神枷锁。他提倡“从心而动,不违自然。”自己想 干什么就去干,只要不违背自然规律就成,连名声的大小先后,寿命的长短,都不用考虑了。这不就是在提倡人的个性解放么?
  
  杨子在论述人应当如何活得更好更顺应自然的时候,从不轻用“民”这个字,从头至尾只谈“身”“人”“生”,都是围绕具体的个人权、益、利、乐,个人的权益大于一切,甚至“拔一毛利天下”都不行,把个人的权益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一切以具体的个人为本,是为“人本”。哈哈,杨子是典型的“个人自由主义者”啊。
  
   在其它一些典籍中,也涉及到杨子这个非凡的见解。《吕氏春秋》说“杨朱贵己,孙子贵势。”《淮南子》说“明于生死之分,达于利害之变,虽以天下之大,易 骨骭之一毛,无所概于志也。”孟子说“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翟兼爱,是无父也。”这里的“贵己”的“己”,就是个人的意思,把自己看得最珍贵,也就是把 每一个人的生命财产尊严看得高于一切。孟子看得最为准确,“杨氏为我,是无君也。”一语道破了杨子学说的本质,也道破了孟子自己民本思想的本质,更道破了 杨子学说被历史淹没的真相——把自己看得比皇帝还重要,连皇帝都不要了,皇帝还会要你这个“歪理邪说”么?孟老夫子很可爱的啊。
  
  个人利益大于集体利益,个人的身体、财产、尊严不容侵犯,这就是现代文明的核心:人本主义。什么“西化”啊?咱老祖宗的思想比西方先进了两千年,西方文明早被我们“中化”了!
  
   没有一个个具体的人的汇合,那会有“人民”?更遑论国家民族!只论国家、人民,不谈个人权益,不尊重私有财产,“人民”和“国家”就会成为侵害任何一个 公民个人权益的招牌,丧失她保护人民的本来义务。从这个意义上说,杨子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最为伟大的先知先觉者,怎么评价都不过分。
  
  三,一些对杨子学说的误解
  
  先把杨子最为有代表性,也最为一些学者误解的一段话抄录如下:
  
  “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舍过而隐耕。大禹不以一身自利,一体偏枯。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你看,杨子赞扬的伯成子高,他是“隐耕”啊,隐居深山,自己耕种养活自己,并不是某些人说的,杨子赞成自私自利损害他人利益,把自己的幸福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啊。
  
  这里讲的很辩证。天下,即国家,不损害每一个人的利益,人人的权益有了保障,大家都在一个平等的起跑线上,干好干坏是你自己的事情。不但不为国家拔一毛,同时你就把整个国家给他他也不要。在当时那种刀耕火种的条件下,这就是维护和谐稳定的基本要求。
  
   注意,这里的天下,这里的物,是指国家而言,不是指个人经济来往。杨子的意思就是国家不要打着集体的幌子向自耕自种的小民任意索取。如果将它理解为人与 人之间的关系,那就错了。人人都能各自为战,过好自己的日子,人人自得其乐,不去争名夺利,国家不就太平了么?“天下治矣”啊。
  
  当然,杨子这种思想,是在当时诸侯互相征伐,横征暴敛,同时生产力极端低下的时候提出来的。他的核心思想还是尊重和保护个人权益,现在只要取这个精华就对了,并不要真的学习他说的对国家一毛不拔啊。
  
  其次,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特地上网百度了一下,生怕人家说过了咱再重复,还自以为发现重大专利似的。结果一查,就发现胡说八道很多,难怪啊,都淹没几千年了,留下片言只语的,能不发生错误理解么?
  
   但也有人太粗心,一段话只看前面一半,后面结论还没有看,就下了结论了。比如有位先生把《列子》第七章开头第一段,只看了杨子与孟氏对话的前半部分,关 于名利地位的,就下结论说,杨子和老子不同,杨子主张入世,要名要利要权力。他不知道,杨子说的是一般现象,这正是他要批判的。杨子在段落结尾下结论 说:“实无名,名无实。名者,伪而已矣。”什么意思啊,杨子说啊,诚实的人不会有名声,有名声的人不可能诚实,名声本来就是虚伪的!他还进一步举了尧舜的例 子,说尧舜假意要将天下让给许由、善卷,结果却没有让,安安稳稳的做了百多年皇帝,而伯夷叔齐真的让权了,结果饿死在首阳山。你看,这不是在批判名声的虚 伪么?怎么能说杨子鼓吹去争名夺利呢?
  
  偶然想到,随便杂谈,仅供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