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人间词话》点评之1——10(全文)  

2010-07-02 05:49:10|  分类: 读书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词话》点评之1——10(全文)


[
原创]王国维《人间词话》点评之一:为什麽自杀?


王国维是我国近、现代相交时期将西方美学思想与中国古典美学思想融合而成自己独特的美学思想的第一人,他在古文字、经史、文学批评等方面都有特出的贡献。他的《人间词话》,以及其美学思想具体实践的《人间词》,更是我国文学史上一株光华灿烂的奇葩。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中国现代美学的奠基人,却在他学术发展的巅峰时刻投水自杀。这究竟是为什麽呢?
也许是为长者讳吧,后人在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大多是闪烁其词。有的说是新旧文化思想的冲突;有的说是家庭原因,都没有说得很清楚使人信服的理由和根据。我以为,他自杀的根本原因,就是儒家忠君思想导致他对满清末代皇帝溥仪的“愚忠”。其理由如次:
1
,王国维自杀留下的遗书说他之所以死,是无以再辱,就是不能再受第二次侮辱了。王去世前,是清华大学教授,国内外著名大学者,是谁,是是什麽力量能给他这样大的侮辱,可以导致他以死相抗?目前没有任何资料说到这一点。我们从他的自杀前几年的经历,也许可以看出蛛丝马迹。
1906
年,由罗振玉推荐,出任清正府学部总务司行走,后改任学部图书馆编译;
1911
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去日本客居五年;
1918
年在上海一外国人办的大学任教;
1923
年已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聘他入值南书房,成为溥仪的文学侍从;
1924
年溥仪被国民军赶出故宫,王失业
1925
2月被聘为清华大学教授;
1927
年北伐军节节胜利,向北京挺进。是年62日,王投北京昆明湖自尽。
我以为,辛亥革命爆发,去”国“亡命日本,一辱也;北伐军如打到北京,王国维感到他和溥仪要遭到第二次侮辱,所以他”誓无再辱“之理,只有一死以求干净。
2
,王自尽后,他的最好的同事陈寅恪写的挽词里,就暗示他是殉三纲六纪的,君为臣纲,君辱臣死,那是天经地仪的啊!陈还为之辩解道:若以君臣之纲言之,君为李煜亦期之以刘秀;以朋友之纪言之,友为郦寄亦待之以鲍叔。其所殉之道,所成之仁........”这不是说得很明白,王是为溥仪殉道了吗?!

3,清史稿说他“反经信古为己任”,“甲子冬,遇变,国维誓死殉”,“丁卯春夏间,时局益危,国维不自制,于五月初三日,自沉于颐和园之昆明湖”于衣带中得其遗书曰:“五十之年,祗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云云。死后,谥忠悫(QUE)。信史灼灼,岂能有它?要在后之文人爱其才,不忍道也!
作为历史人物,王国维是复杂的。一方面,他是大学者,在美学、伦理学、哲学、国学等方面堪称一代大师;在政治上他却是封建社会社会的殉道士。
对这样一位历史人物,要客观评价他,就是我在主帖末尾说的那句话,以便接着评他《人间词话》焉!

其实不必为其讳言,这正是他的局限性,丝毫不影响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就像岳飞对宋君愚忠不影响他的民族英雄形象一样,我们也决不因为王国维愚忠溥仪,就否定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 2005-6-6 1:16:00 
主帖主题在最后结论一段耳。意在抛开历史,专论《人间词话》。
2005-6-8 21:58: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二:何为境界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境界,是王国维氏独创的文学批评术语,要之,与我们日常所谓“意境”差可比拟。
在王氏以前,各种诗话推崇某人某诗写得好,盖以有“兴趣”,有“神韵”等词状之,均未得探龙珠。所以王氏深为自己这个发明得意:“然沧浪所谓兴趣,阮亭所谓神韵,犹不过道其面目,不若本人拈出境界二字,为探其本也。”
古人云,诗词要写出“人人心中所有,个个口中所无”,故王氏云: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则境界全出,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则境界全出矣!这个“闹”字、“弄”字,使当时情景如在目前,写景如此,方为“不隔”,此写自然之境也。如欧公之“泪眼问花花不语”云云,则写心境亦能历历在目,不是一般凡夫俗子所能道也!若夫李后主“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更是心境、自然之境皆出,即俗谓“情景交融”,当更高一筹也。
古诗无题,诗有题则诗亡。如“境界”之说,只可举例说明,未可三言两语探其堂奥。故我只能说“与我们日常所谓意境差可比拟”矣!
*.*.*.* 2005-6-7 11:33: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三:句与篇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王国维说:“唐五代之词,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他在《人间词话》里提出的“句”和“篇”的相互关系及其各自的重要性,对改进和提高我们诗词的创作是有很强的指导意义。我认为,对于目前诗词创作状况,其重要性并不亚于他的境界说。
什么叫有句无篇?即过分追求词句的雕刻,忽略整个诗词的篇章结构和总的灵魂,虽有好句如珠玉,亦徒埋于荒草黄沙之中。这是我们这些初学旧体诗词的人最易犯的毛病。你看我们这《汉诗随笔》里,有极少数作者,把他的词分散开来,变成单个的词、字,则皆美词也!若将其合成他要写的那首词,读之不是不知所云,就是令人喷饭。不知他从那里找来的这些漂亮的词,仿佛从《美词大典》中一一抄来的,真真可惜了这些美词也!当然,还有个别作者,将当代痞子文学引入诗词,故意用些卑琐低级的词汇,用意标新立异,则一并连词句皆无,更遑论篇章结构之大旨哉!没有篇,即没有统领全诗的意境,是无境界可言,纵有好句,亦难感人矣。
什麽叫有篇无句?就是篇章结构、立意很好,但却平铺直叙,没有好句,没有诗眼,举例言之,敝人之“昨日入秦岭”、“驱车入秦岭”就犯的是有篇无句的毛病。一首诗词,没有好句,没有亮点,就很难点亮读者心中那盏照亮灵魂的明灯,不能打动人,不能动人,则作诗何为!我们写诗词,纵没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可以流传千古的名句,次而求之,也应有一二使人读之难忘的好句,道出“人人心中所有,个个口中所无”的真理,真境,真情来!是无句,亦难有诗矣。
有篇有句,方为好诗,但亦不易为也,要在初学之人,往往顾此失彼耳。即如古人,王大师推崇的也不过难唐李后主、宋之欧阳修寥寥数人而已。虽然,我等后生亦不可藉此而不奋进也!
*.*.*.* 2005-6-7 21:24: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四:隶事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隶事者,用典之谓也。。
王国维特别反对在诗词中用典。用典多了,词就显得堆砌、雕凿,有吊书袋的感觉,有损诗词的自然风貌。这一点已成为文学及其批评界的共识。他说:即如《长恨歌》那样的鸿篇巨制,“隶事”之处,也就“小玉双成”四字而已。可见古来能够驾御词汇的大家,都不必用典故来妆饰敷演,脱口而出,即成佳句。
人在进入诗词的意境时,其感性思维是连贯的,偶遇典故,就得牵到“隶事”产生的那个环境,从而破坏对本诗境界的感知。小时读那“满眼风光北固楼”,总有""一层的感觉,当时只是感到不顺,但找不出原因,直到读了人间词话,才知到那是用典太多的原故。
除了反对滥用典故外,王国维还特反对用代字。比如写桃不用桃字,而用“红雨”“刘郎”代之;说柳不用柳,而用“章台”。王氏愤愤地说:“果以为工,则古今类书具在,又安用词为也?”我的体会,诗或可用典、代,如词,那是要唱给人听的,非到万不得已,不可用典、代也!
这一切,都反映王氏一生提倡的一个“真”字。
*.*.*.* 2005-6-8 14:12: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五:三段论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王氏还提出了著名的“三种境界”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最使我们佩服的是,他竟以形象思维的方式,描述了逻辑思维的真理。表达了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的内在同一性。这是中国最早的认识论啊!
拿搞科研来说,也必须经过这三个阶段。寻找前沿课题,立定目标,此乃“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也;反复思考、实验,日夜奋战,此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也;经过艰苦的、长期的努力,突然大脑开窍,找到了结果,苹果落到牛顿头上了,成功了!这不就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吗?
上个世纪初,许多仁人志士寻找中国革命的真理,同样也经过这三个阶段。
文学艺术创作也是一样的。从小处说,我们写诗写词,为了找到确当的字作为诗眼,其思维过程也一样,待到把那个”敲”字找到,那真真也是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啊!
关于他在这里引用的三首词的原文,为了不增加文章的篇幅,就不再引用了。
*.*.*.* 2005-6-9 19:37: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六:严蕊冤案辨疑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最近版主推出的唐仲友、严蕊冤案笔记小说,感动了很多人。虽然此案早已为各大名家考订证实,但王国维先生却在《人间词话》里给予怀疑和否定。其唯一的根据就是朱熹的奏折里说严蕊那首《卜算子》是“仲友戚高宣教作”,进而全盘否定《齐东野语》等民间和正史对唐严冤案的记载,谓之“恐亦不可信也”!
严蕊是歌伎,不同于一般妓女,她是很有才华的,她留下的也不仅仅这一首词。以她的才华,难道写不出“莫问奴归处”?要在这首词是严蕊作为歌伎对苦难人生的感慨,对自由的渴望,其写作时间可以在她这种生活的任何时候,并不一定发生在岳霖为她平反时耳!突遇平反,大喜大悲,回顾恶梦,感慨系之,故咏旧词以明志,有何不可?盖后来文人为使文章情节更为集中,改为即兴而作也。
王国维仅根据唐仲友的政敌一封奏折,就推断全案不存在,乃其道学之立场在朱熹一边耳。
唐仲友,金华人,他和吕祖谦、陈亮共创了理学的金华学派。在理论上,唐反对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不仁之说,朱早已含恨,在他作为上级巡视台州时,因唐接待不周,借机报复,致成冤案。
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唐仲友在冤案发生后一直没有话语权,朱熹的门人后辈不但在编写《宋史》时将唐仲友这样一位重要人物没有列入,而且把后人写的为唐辩诬的书稿悉数收买焚之。明朝初大学者宋濂,鉴于宋史之不足,写了《唐仲友补传》,亦被朱熹门人尽买而焚之。宋之后,明清以降,是朱熹理学一统天下,如果没有民间那些稗官野史的记载,唐仲友、严蕊恐永无昭雪的机会了!
我从来就不完全相信所谓正史。它是由历代封建统治者编写的,用鲁迅的话说,这几千年的正史,就是歪歪斜斜两个字:吃人。他们不但公开说要为尊者讳,而且在编造和篡改历史史实方面,从来就是肆无忌殚的!
王国维在谈诗论词时,是那麽可爱;一遇道学,旗袍下的“小”字,便露了出来。为溥仪殉道,不亦宜乎!
*.*.*.* 2005-6-11 19:27: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七:主观和客观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人间词话》将诗人分成主观和客观两大类,类似于我们解放后文学批评界将文学家戴上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两顶花帽的做法。作为创作方法论,这种划分法没有错;作为作家的分类法,却大有商榷的余地。
王国维说:“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前者他举了《水浒》、《红楼》作者为例,后者他举了南唐李煜为例。前者不必细说,而以南唐李后主为例,说明主观诗人“不必多阅世”,而且是“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看上去有点道理,实则大谬不然。
即如王氏所举李后主为例,《人间词话》也说他在亡国之后写的词句句是血。为什麽?正是后主经历了从皇帝到亡国奴这一巨大的角色转变,使他对人生、社会、国家有了进一步的思考和深刻的体验,才写出那些震撼千古的名句。如果说此前他是生活在“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罗,几曾识干戈?”的虚幻世界里,正是这一巨变使他“入了世”,面对“一旦归为臣虏"残酷现实,呼喊出问君能有几多愁,却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血写的名句。
再举浪漫主义大诗人李白为例。李白二十岁即遍游祖国名山大川,不但广交诗友,而且和普通农民、小知识分子、烧矿的工人都有交往,他有过被皇帝起用的“我辈岂是蓬蒿人”的飘飘欲仙,也有过被权奸迫害的痛苦,其入世之深,绝不是蜗居山村一隅小知识分子可比!
人常说,诗穷而后工,即指入世之深耳。凡作家必入世,不入世不能成作家,尤其不能成大作家、大诗人。要在其入世之深浅、内容、实践不同耳,岂有不入世之诗人乎?即如微雨妹妹,她那些敲打着读者心灵的哀伤的韵味那里来?即入世所受挫折致焉。
但是,王国维在讨论具体问题时经常不自觉地否定自己的这一说法。他说:“又虽如何虚构之境,其材料必求之于自然,而其构造,亦必从自然之法则。故虽理想家亦写实家也。”看看,主观诗人的材料那里来?还得入世啊!
主观诗人不可入世说,其影响所致,害了很大一批文学青年,于是朦胧之诗出焉!近百年之诗坛乱如荒山野岭矣。呜乎!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6-15 23:52:18编辑过]
*.*.*.* 2005-6-15 14:44: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八:隔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在《人间词话》里,王国维创造了独特的文学批评概念:隔。
什麽叫做“隔”?
像其它概念的表述一样,王不是用逻辑思维的方法,而是用文学家惯用的形像思维的方式来描述“隔”的属性。
他批评姜白石写景终隔一层,“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高树晚蝉,说西风消息”这些白石的句子,在王国维看来,虽格调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那么,什麽叫不隔哩?王国维举例说:“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写情如此,方为不隔。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写景如此,方为不隔。
由以上举例可以看出,所谓“隔”,就是隔膜的意思。写情不能情真意切,直舒心境,如刀砍斧剁,刀刀见血,而为道学所羁,遮遮掩掩;写景不能如在目前,总是用抽像的概念来取代,或用典,或用代,这些都叫做“隔”。
王国维曾无奈的说,纳兰性德之所以写词不隔,就在于满清入关未久,沾染汉人的习气尚少之故。可见其对宋元以降的汉人理学的虚伪性还是有很深的认识的。
*.*.*.* 2005-6-18 9:47:00 
 2  
儒学到了南宋朱熹手里,就成了理学,“存天理,灭人欲”是它的核心。理学者,欺心之论,亡国之论也。故每至国家将破,封建统治者就要把朱熹抬到天上,叫人民灭掉饮食男女一切欲望,为统治者那个理贡献出一切。理学是最虚伪的学问也! 
*.*.*.* 2005-6-18 10:48: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九:双声叠韵
文章提交者:huangsi2001 加贴在 汉诗随笔 凯迪网络 

王国维还是个音韵学大家。其关于双声叠韵的见解能破我们对音韵问题的一些疑义。
按王氏说法,两字同一子音者叫双声,如“官家恨狭,更广八分",官、家、更、广四字,皆从k得声;两字同一母音者谓之叠韵,如梁皇长康强,其梁、长、强三字,母音皆为iang.
他使用的是民国初的国标注音,有的字如“家”是古音,故子音为k,如按现在的读音,子音当为j也。
如用现在的普通话拼音标准,则王国维所说的子音,就是声母耳,而母音就是韵母矣!故用现代普通话标准描述双声叠韵,就应这样说:两字同一声母者,如官、更、广三字,声母同为g,叫双声;两字同一韵母者,如梁、长、强,其韵母同为ang,叫叠韵。
我曾主张现在写诗韵脚要用普通话拼音标准,就是因为有些字如按古音读,就会闹笑话,试问,年轻一代人,除了方言,谁还爸“家”读为“gia"?,高考如此注音就要得零分了!(注意,民国时的k等于现在的g)。所以,为了你写的旧体诗,大家读起来朗朗上口,音调节奏不受影响,凡一字之音古今不同者,一律从现为准。
王国维前一千多年,都以为在诗词中用双声叠韵是犯忌的,王说,其实,如用得好,会使诗词更具音乐感。”余谓苟于词之荡漾处多用叠韵,促节处用双声,则其铿锵可诵,必有过于前人者“矣!
(
倒数第六行应为。最后一句引王国维原话之引号反了,应正过来。
*.*.*.* 2005-6-19 11:49:00 




[
原创]《人间词话》点评之十:

  
 
 
人间词话点评之十
    
在《人间词》的序言里给予王国维词很高评价的樊志厚是谁哩?就是王国维自己!一个敢为“道”以身相殉的人,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居然像现代网络写手一样穿上“马甲”来为自己的书作序,难道王氏也有难言之隐?
    
马甲者,战斗中护身物耳。穿上一个马甲,在虚拟世界里横枪立马,以为论敌的批判之矛所刺的都是那个虚拟的马甲,真实的自己毫发无损,那意气当然豪放得可以;而被刺者也是穿了马甲的,于真身也无大碍,那仇恨当然就小得多。打了许久,说不定真人一见还是好朋友呢!马甲真是个好东西!如果这马甲真为王国维首创,其意义当不下于《人间词话》耳。
王氏乃一大家,其化名为自己作序,马甲的意义也当不同。
   
《人间词话》和《人间词》是王氏呕心沥血之作,自家受苦自家知,其自信唯有他自己才能对其所作有一个切当准确的评介。否则,其同事中之大家如陈寅恪者,谁不能为其一序?
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其《人间词》究竟是否如“樊志厚”说的,与纳兰性德之词作在伯仲之间耳。
    
试举一例《浣溪沙》:
   
   
本事新词定有无,斜行小草字模糊,灯前肠断为谁书?
   
隐几窥君新制作,背灯数妾旧欢娱。区区情事总难符!

   
如以王氏境界论,短短的六句话,给我们构画了如此图景:在一间书房里,丈夫在灯下写词,他被自几所写内容深深打动了,他的年轻妻子有了疑问:为谁写的呢,这麽伤心,是不是回忆起咱们两的悲欢离合的旧情了?于是她悄悄得躲在丈夫的椅子背后,看看他究竟写了什麽。好不容易将那斜行小草看懂了,不禁产生了疑问,不对啊,这写的怎麽和咱们两的事对不上号呢?看看,作者在这样短的小令里,把一位少妇委婉曲折的心情表达淋离尽至,她对丈夫的关心、爱护、小小的猜疑如在目前。
    
就如王氏引用古人名句,描写成大事业的三种境界那样,古今万事皆同一理耳。大作家无意间写出的作品,其蕴含的哲理往往是出人意料的。
这实际上是写境和造境的问题。文学家的作品是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的集中和提高,怎麽能和“她”的爱情经历完全一样呢?这说的是最基本的创作方法啊!
    
再举《鹧鸪天》:
 
   
列炬归来酒未醒,六街人静马蹄轻。月中薄雾漫漫白,桥外渔灯点点青。
   
从醉里,忆平生,可怜心事太峥嵘。更堪此夜西楼梦,摘得星辰满袖行!

    
整个诗境雄浑自不待说,单那最后两句,比之东坡“把酒问青天”毫不逊色矣!
就诗词的境界来说,王国维比之纳兰当在伯仲间并非虚词。其与纳兰之差距,在经历耳。王氏,书生也,而纳兰不但是书生,也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若夫“夜深千帐灯”、“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等语,其一穷守书斋之王氏可道之也!

    
本点评就到此为止。浪费了版面资源很多,心中不免愧胜!初听一网友建议,说汉诗应有随笔,即响应之,没料写了这麽多,且水平不高,白白叫网友、版主费眼矣。抱歉!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