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ge224的博客

春天永远在我心里。。。。。

 
 
 

日志

 
 

真实的友谊不会随时间褪色  

2010-02-01 22:3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实的友谊不会随时间褪色
  
  元旦之前,我从小文同学那里要了徐慧征老师的地址,写了一封贺年的短信。今天接到老徐的回信,不料我的几行普普通通的文字,竟然使八十高龄的老人“潸 然泪下,不能自已。”读着她的复信,我也不觉掉下泪来:我们对老人,对过去的老师,关心得太少了。而这样一个好人,这样一个有才华的好干部,好老师,是应 当得到我们这些弟子关怀的。
  
  她在复信中特别提到一个细节,并诚恳的做了自我“反思”,态度那样认真,感情那样真挚,令我非常感动。
  
  那是文革中,有一次,受革委会指派,我到她家里去找她谈话,改造“走资派” 呀,那真是有点滑稽。人家革命多少年了?解放初期就是无锡市的团市委书 记,后来上了南大,毕业后留在南大当中文系总支书记,咱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找人家谈话?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啊。
  
  谈话没有几分钟,应付而已。但是我却发现他家的书架上许多好书,鲁迅全集啊,红楼梦啊。。。。。看得我眼馋。我腼腆地说:“这鲁迅全集能借我看看不? 我一次一本,看完就还,放心好了。”为啥说“放心好了”?难道学生借本书,老师还不放心?呵呵,你们不知道啊,那时候有些学生到老师家,更不用说“走资 派”家,书啊,自行车啊,甚至钱啊,“借”了就不还的。我害怕她以为我也是这样的,所以特别声明。
  
  于是,我就按照我们的君子约定,看一本,还一本,再借一本,不但精读了全部《鲁迅全集》,而且连当时被称为“封资修”的《红楼梦》和《俄国文学史》等 等也看完了,有的达到了“探究”的水平。不懂的地方,就在晚上去请教另外一个我尊敬的老师秦德林,两个人有时候一谈就是几个小时,可惜的是,这位秦老师后 来被迫害自杀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给俺黄丝上小课了,这是题外话,不多叙。
  
  其间发生一件事,好像是清队吧?有个别人想趁机整整我,用他们后来对我检讨时的话说,就是“妈的,看你黄丝那么清高,看不起咱们啊,所以就是趁这个机 会整整你煞煞气”。咋整呢?“黄丝根正苗红,无处下手,但是文章写得好,肯定写了好多日记、笔记之类,好做学问么,还能没有错话?”于是,趁我回家的时 候,偷偷撬开我的书箱,反动言论没有找着,倒是找到了许多好书,于是泰戈尔全集啊等等就顺手拿走了,其中就包括徐老师借给我的一本《鲁迅全集》。
  
  老徐的感触就是这么来的。我给她弄丢了一本书,而且是全集里的一本,对于藏书者来说,其余的就没有价值了,当时又买不到,赔不起,还书的时候,那个惭 愧啊!几十年后,她居然清楚地记得这一幕,并且把它当作有意义的值得怀念的一件事,经常责备自己:“我十分懊悔啊,我当时应当把鲁迅全集送给你啊,我怎么 那样小气。。。。。。”接着她就“上纲上线”了,居然把这个提高到人生“取舍”的高度,检讨自己“慈悲心不够”。你说,她这个八十老人,诚挚、纯真到何种 程度?黄丝读到这里,真的掉泪了,为友谊,为老师一生不改的真诚。
  
  其实,她是年纪大了,时间错位了,错把今天来衡量那个年代的取舍了。在那个非常时期,大家都很谨慎,她不把全书送我,绝不是小气,而是怕被扣上腐蚀拉 拢青年的帽子,从而“罪加一等”;而我,也不会去接受“走资派”的馈赠,不是真的认为她是走资派,要打倒,恰恰相反,正因为她是好人,我就不能使自己在她 的问题上丧失“中立”,从而降低将来为她一类好人辩护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我知道,她对我是高度信任的,有这种信任的人,其实不止她一个,而是一批。大概是1966年底1976年初吧?为了保护这批干部,我和同学学着农民讲 习所的办法,把他们上百个老干部和一些所谓铁杆老保的学生组织起来学习,由我给他们讲课。讲啥啊?无非借个由头保护他们一下不挨揪斗而已。谁知他们,包括 徐老师,听了我讲课,那个感动啊,好多人都哭了——俺黄丝有自知之明啊,不是我讲得好,而是他们从“走资派”、“反革命”一下子被当成同志,受到了应有的 尊敬,天翻地覆啊,能不感动么?
  
  因此,我们从此结下了友谊。他们了解了我,我也了解了他们。1968年,在此了解的基础上,我不怕人微言轻,大声疾呼必须迅速解放干部,并写了一论、 二论,一直到十论,大概六七万字的文章,从理论上论述解放干部的必要性和正确性。我做这些事的时候,并无什么了不起的思想高度,也没有什么政治诉求,仅仅 是感觉应当做个好人,不能在好人危难的时候袖手旁观甚至落井下石。只举一个例子就可说明,我的“学生” 里面,有当年的副校长、组织部长、各系主任和书 记,他们在改革开放后掌握实权了,校长啊,局长啊,多了,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找过任何人帮过哪怕一点小忙,有的几十年我也没有再见过,尽管母校我经常路 过。
  
  他们中有些人后来到处找我,比如一个当了组织部长的老师,到我们再次见面时,他已经退了好多年了,那年到深圳出差,打听到我的地址,特地跑来看我,抱 怨我不和他联系,不然早调回南大了。
  
  1994年吧,我出差到南京,在宾馆把教过我的不整人的那些老师、领导,还有一些同学宴请了一顿。其中当然有这个当过我们系总支书记的徐慧征老师了。 她几十年没有看见过我,突然相见,那个激动啊,一边回忆当年“救”他们的往事,一边亲切地看着我,高兴地大喊:“黄丝比原来漂亮了!”逗得大家大笑不止。 我心里说,过去也不丑啊,那时过的啥日子?整天提心吊胆,检讨没个完,瘦得像个猴子,能漂亮么?
  
  这些老人很耿直的,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们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深。比如那个徐福基校长啊,有一次当官的同学请吃饭,我也在场,那个同学派性未泯,大讲 他那一派某人文章了得,咱们徐校长一点不给面子:“他算个啥?论起写文章,那些人没有人敢跟咱们黄丝比!”把那个总经理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们此时就是 个孩子,谁要说他们心中的好朋友一个不字都不行,天真无邪啊。不信?,你去徐慧征那里说我几句坏话看看?
  
  这个世界什么都可以变,唯有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友谊不会随时间褪色,它会如一坛陈年老酒,年代愈久远而味道愈香愈浓。鲁迅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 黄丝有这么多的知己呢?黄丝此生虽无什么作为,但有此人间诚挚纯真之友谊,夫复何求?就冲这,咱也得幸幸福福快快乐乐地活着,笑眯眯地望着南山那几棵不老 松。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